天山小说网 书库 玄幻魔法 大宋就应该豪横 第七百零一章 藤原花子的礼物

第七百零一章 藤原花子的礼物

小说:大宋就应该豪横| 作者:寒江观雪12| 类别:玄幻魔法

    现在的平忠盛要签署的就是对倭国的不平等条约,但在杨浩看来,这没什么不平等的,谁让你们弱呢,弱了就要被欺负,从生存法则来说,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到真的想过直接突入平安京,将最后的这些倭国贵族全部干掉算了,最后还是选择了另一种玩法,无非就是猫戏老鼠那一套。

    相比于后世的那些列强的做法,杨浩的做法更直接,我不需要有倭国子民,平安京内所有倭国人必须全部离开,当然,硬是有想要留下的,不拒绝,但是下场是什么样不好说。

    平安京作为倭国的都城,不管死了多少人,其人口密集程度还是很客观的,大批量的迁徙并非易事,更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完成的。

    条款签署之后,杨浩给与了倭国时间,等着你们迁徙完成,但是我们等待的时间里所消耗的粮草,要由倭国来支付,现在没有也可以,记账就行了,当然也可以拿你们所谓的珍惜之物来顶替,是金银也好,是珠玉也罢,哪怕是人也行,只能能顶账,我们都接受。

    半月之后,杨国公踏足这名噪一时的倭国都城平安京,那一刻只觉得心情是那么的舒缓。

    应该说当年倭国迁都平安京,这里就是仿制隋唐之风建造的,走在这里的街上,是一种既熟悉又怪异的感觉。

    平安京内,朱雀大路连接大内里朱雀门和罗城门,东筑大宫、西洞院、东洞院和东京极等大路,西修四大宫、道祖、木辻和西京极等大路东西走向的一条、土御门、中御门和二条至九条等各条大路,与朱雀大路垂直相交。平安京四周为当地人所信仰的贺茂、松尾、稻荷等神社,后又变成皇室和贵族的信仰对象。

    不过,因桓武朝的建都和征夷两大事业半途而废,京内有的地方只修整了区划而来完成罗城等处的建设。右京又是池沼星罗棋布的低洼地带,呈现一片“人家渐稀,几近幽墟,人去无回,屋坏不修”的景象。因此,人家大都集中在左京四条以北的高岗干燥地带。院政时期,又以流经左京极大路东面的鸭川以东白河为中心,建造了很多寺院和离宫,使得东京更加繁荣,因而日本人总喜爱称京都为“洛阳”、“洛城”、“洛都”[15]。

    京城形制南北长,东西窄,这一点是异于隋唐长安城的,尤其是平安京,其长宽比例与隋唐洛阳城十分接近;其次,里坊均呈方形,同于隋唐洛阳城的里坊形制;再次,朱雀大街南端两侧各置宗教建筑一所,也是模仿洛阳城而建,这一点主要体现在平安京;最后,在里坊名称方面,平安京的“铜驼”、“教业”、“宣风”、“淳风”、“安众”、“陶化”、“丰财”、“毓财”等8个坊名均采自隋唐洛阳城,平安京朝堂院南门的名称也采自洛阳城,称为应天门。另外,平安京始分左右两京,左京称为“洛阳”,,右京称为“长安”,但后来人们却常以“洛阳”作为平安京的代名词。

    由此可见,倭国的整个发展历程,深受隋唐风格的影响,当然后面随着汉文化不断的进步,他们也在不断的进步,甚至还有了发展更快的势头,在打破旧有制度这一方面,他们做成了,相比于同时间的大明朝,他们是成功的。

    走在这大街之上,到真的有那甘愿留下来的倭人,很虔诚的跪在两旁,不敢抬头,十分恭敬。

    或许他们是真心的,也或许就是因为恐惧,那又如何呢?皆是蝼蚁,与我何干?

    入城之前,杨浩就已经说过,对于那些想要留下来的倭人,他不管,随意处置。

    但从气候和一些风景上来说,平安京是个不错的地方,这是这岛国不是个地震多发区的话,还是个不错的养人之处。

    踏入宫城的那一刻,杨浩都觉得可笑,一个小小的倭国,竟然还要弄出法皇,上皇等等各种名目来,无非就是想要控制权力。

    权力果然是那么的诱人,让人疯狂,哪怕是在这小小的倭国,哪怕是他们已经控制不了多少区域,还在为了权利趋之若鹜。

    宫城内冷冷清清,到也不是完全没有人,只能看到一些仆人,多是女子,任何的反抗力量是不存在的。

    直到入了那大殿之中,一个装扮的雍容的女人跪在那里,用很标准的大宋官话说道:“倭王妃藤原花子恭候大宋镇国公。”

    如果不是她自报姓名,杨浩根本没认出来,这就是那个当年在汴京城想要有某些诉求却被西门庆给媾通了的藤原家的小姐。

    这个女人很强,强的是她能在回到倭国之后,依旧走进了这倭国的皇宫,成为天皇的女人,虽然这天皇实际上没有任何的权利,但她还是成功了,哪怕私底下她的生活相当的不检点,不过那又如何呢?

    藤原氏族是平安时期最早控制了倭国政权的贵族,他们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女人,不得不说藤原家的基因很好,用很多个女人去通婚,去拉拢,让他们一度成为倭国权柄的代言人。

    地方上武士的权利放开,也导致了平氏和源氏的崛起,这才有了倭国三足鼎立的局面,然而就是如此,也不能能的动摇了藤原氏族的根基。

    “你没走?”

    看着恭敬的藤原花子,杨浩有些诧异,作为天皇的皇妃,她竟然选择了留下,要做什么,刺杀?还是出卖色相?又或是有什么诉求?

    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好几个年头,甚至有抽刀直接劈死这个女人的想法。

    藤原花子依旧跪在那里,抬起头来,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杨浩,不得不说,她似乎很清楚大宋男人的审美,没有把脸弄的跟刮了大白一样,也没有那恶丑的卧蚕和一点红唇,就是很普通的大宋女人的打扮。

    “藤原花子留下来,是为镇国公献宝。”

    “哦?献宝?”杨浩眉头一挑:“你们倭国还有什么珍奇异宝不成?”

    “还请镇国公随花子入内一观。”说这话的时候,藤原花子看了看杨浩的左右,尤其是那虎视眈眈的李逵和武松。

    杨浩见她如此,到很的来了兴趣,歪着头看过去,却不发一言,记忆力似乎有很多这样搞刺杀的桥段吧,这也太落伍了。

    或许是猜到了杨浩的心思,藤原花子缓缓站起:“镇国公无需多虑,此处除了花子外,再无他人,若是镇国公不放心,花子可以证明未带有任何武器。”

    说着就拉开了腰间的丝带,大有要脱个精光以证清白的意思,这就很大胆,当然,她的大胆是杨浩心里相当清楚的。

    “好吧,本国公相信你了,到是想看看你这里有什么样的稀世珍宝。”

    李逵和武松有点担心,杨浩一摆手:“你们等着便是,无妨,一个女人,本国公还不在意。”

    话是如此说,不光是李逵和武松,所有跟随的护卫,哪个不是紧绷着的,有人先到了里面检视了一番,确定没人,这才让那藤原花子入内。

    能猜到藤原花子是在故弄玄虚,但不清楚她故弄玄虚的目的是什么,反正杨浩不觉得这倭国还能真有什么能打动自己的稀世珍宝。

    到了内室,藤原花子终究还是宽衣解带了,杨浩没有阻拦她,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看着这个女人将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脱下来,脱的很慢,这才更有情调。

    或许这就是一个天生懂得魅惑男人的娘们,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很细腻,手指的动作,腰身的扭摆,眼神的变化,还有那腮边的红晕,都配合的恰到好处,杨浩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西门庆和这天皇能对她如此着迷的原因。

    这是个尤物,没有那么夸张的身材,但也凹凸有致,尤其是被男人滋润过的女人,像极了一颗熟透的水蜜桃,甜的流汁。

    看着她如此这般,杨浩惊觉发现,自己上一辈子看了好多岛国*****,那里面的女主角竟然都比不得这个娘们来的刺激。

    这个时候才发现,她的腰间吊着一个布袋,很精美的一个布袋,将这布袋取下,缓缓的从中拿出一方玺印。

    “这是倭王的玺印,花子在他们匆匆离去之时悄悄的藏了起来,等待着送给镇国公。”

    “哦?”

    这到是个有意思的事情了,天皇的玺印吗?别管这玩意儿是天皇用还是白河法皇用,总之它代表的是权威,就像大宋赵官家的玉玺是一样的。

    在这样的时代里,这一方玺印代表了太多东西,但是在杨浩的眼里……

    这玩意儿有个屁用?难不成老子拿了就成了倭国天皇了?扯犊子吗,最后的胜利是靠战争来取得的,至于说拥有玺印就可以名正言顺这样的话他才不相信。

    歪着头看着一丝不挂的藤原花子:“你将这玺印给本国公是为何意?你以为本国公是在觊觎倭国的国祚不成?”

    藤原花子没有疑惑,反而是笑的如花一般灿烂:“镇国公当然不是觊觎倭国国祚,但倭国已经名存实亡,平安京送与镇国公,倭国南部被镇国公屠戮一空,北面还有女真王完颜吴乞买,镇国公,您说倭国还存在吗?”

    聪明的女人,确实很聪明,杨浩也笑了:“那你这是要做什么呢?将玺印送给本国公,让本国公来替代你们的白河法皇吗?”

    藤原花子双膝跪地,膝行到杨浩的面前,双手将玺印高举:“花子只求镇国公助我藤原氏取代白河法皇,藤原氏愿世世代代以大宋为尊,以镇国公为尊。”

    杨浩没有接玺印,就那么看着,藤原花子等待了片刻,见杨浩没有动作,到是很聪明的将玺印放在了杨浩的手边的案子上。

    随后趴伏在杨浩的面前:“只要镇国公首肯,花子愿意付出一切,只要镇国公满意便是。”

    说着这话,还扭动几下腰肢,那模样要做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只不过和完颜翰离朵的翘臀比起来,这个有点太过肥腻了。

    杨浩笑了:“藤原花子,你好像很需要男人啊。”

    藤原花子抬头:“不,花子是需要像镇国公一样优秀的男人。”

    就相当的直白,也佩服她的直白和大胆,杨浩大笑了起来:“哈哈,不过本国公对你没有任何兴趣,到是想听听你的藤原氏族的谋划。”

    藤原花子有些激动了,被不被睡无所谓的,如果杨浩同意了这件事,那么藤原氏族也许就可以取代天皇成为倭国真正的王。

    鉴于契丹人和女真人的先例,甚至高丽的先例,她想的很清楚,大宋要的就是倭国的土地,只要你顺从,就不会赶尽杀绝的,那辽王耶律淳,女真王完颜吴乞买,加上高丽王王楷不都活的很好嘛。

    而且辽王还在封地作威作福的,这女真王甚至都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要藤原氏屈服大宋,也可以做个倭王,安静的保住家族的富贵,至于倭国是不是要抗争?

    别想了,人家随随便便就可以碾压了,打个屁,像平氏和源氏那些人那么莽撞最后只会导致灭族的。

    藤原花子说的很缓慢,但也说的很细致,无非就是藤原氏族会在平城京找个时机发动政变,推翻白河法皇的掌控,但需要大宋官军配合清缴平氏和源氏的武装力量。

    就是相当简单的一个政变策略,杨浩听到最后笑了,起身拍了拍手:“你若是真心的,本国公就答应了,这要看你们藤原氏族的诚意哟。”

    藤原花子喜出望外,连连磕了几个头:“花子感谢镇国公的成全,只要镇国公需要,花子愿意侍寝。”

    操……

    没完了?就这么想睡了老子?

    真的没兴趣,甩手离开,连那玺印也没取。

    出得内室,杨浩才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二郎,安排人,将这个女人看好了,不容有失。”

    武松答应着:“国公爷放心,俺亲自看着。”

    走到大殿之外,看着日暮西沉,杨浩笑的更开心了,原本是想要猫戏老鼠的,没想到藤原花子又给自己送上来了剧本,或许这便是天意啊。

    倭国……就如这平安京的黄昏一样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